大圣的小宇宙 / 待分类 / 白居易:那些不得不说的风流韵事

分享

   

白居易:那些不得不说的风流韵事

2020-12-25  申博娱乐登入

说起唐代大诗人,名满天下并且有皇室背景的李白以诗仙的名份独占鳌头,这在业内几乎无可争议。号称诗圣的小弟杜甫另辟蹊径,以沉郁顿挫的现实主义诗风紧随其后,而比他们晚出生了几十年的白居易则只能屈居第三,号称:诗王

说屈居,是因为白居易是著名的高产诗人,在流传下来的五万多首唐诗中,白居易自己就写了3800首,比李杜二人加起来还多,产量之高,在唐代诗人中首屈一指,无人能敌。

直到三百多年后的南宋,文坛出了一个叫陆游的牲口,一生居然写了9220首诗词,终于打破了老白保持多年的创作记录。

当然,如果单论数量,陆游也不是历史上最多的。

据《四库全书》记载,大清朝乾隆皇帝利用职务之便,发表诗作多达39340首。

从出生到88岁驾崩,平均一天创作3首,密度之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任何一首曾经挤进过华语流行诗词Top500排行榜或者CCTV中国诗词大会——所以我们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唐代宗大历七年(公元772年),白居易出生于河南新郑的一个官宦家庭。

是的,白居易也是官二代,自小聪颖过人,15岁时就写出“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样的佳句。

少年时期,白居易读书十分刻苦,据说读得口生疮手出茧,年纪轻轻头发就白了。

当然,这不一定是用功造成的,现在小学生课业负担那么重,也没见几个少白头。

以现代医学分析,白居易的症状很可能是缺乏维生素或者少年成名后的压力所致。

白居易科举及第后,就开始了从政之路。

历任县尉、翰林学士、左拾遗、户部参军、江州司马、忠州刺史、杭州刺史、苏州刺史、河南尹等职。

工作之余,白居易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写诗。

他曾与好基友元稹一起开创新乐府运动,创作了大量讽喻时事,揭露社会阴暗面,所谓负能量的批判现实主义诗歌。

比如说贫富差距,既有我们熟知的《卖炭翁》,也有我们不太熟悉的《轻肥》,通篇用华丽的词藻描写上流社会酒宴的奢华丰盛,结尾一句:“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风云突变,画龙点睛,与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长恨歌》,开篇第一句就是“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矛头直指前国家最高领导人,而且在诗中充斥大量色情描写和攻击性语言:“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令人称奇的是,这种赤裸裸的批判文章在当时并没有被查封,作者本人也没有因言获罪,反而在死后得到了唐宣宗的高度评价和深切缅怀:

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

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除了写诗之外,身为国家公务员的白居易还经营着一家酒厂,作为政府指定招待用酒,在当地颇有市场。

白居易曾亲自为这种三无产品撰写过广告诗:

开坛泻罇中,玉液黄金脂;

持玩已可悦,欢尝有余滋;

一酌发好客,再酌开愁眉;

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

因为平时自己也喜欢喝两杯,喝晕了之后就诗兴大发(谁见过不喜欢喝酒的诗人?)所以除了我们熟知的香山居士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号,叫:醉吟先生

为了激发创作灵感,除了喝酒写诗之外,白居易还有一个更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嫖妓。

自从春秋时期,管仲在齐国设立内闾,我国历史上第一批性工作者就诞生了。(详见《关于嫖娼这件事》和《最销魂,烟花柳巷青楼》)

文人嫖妓的风尚始自东晋,至唐宋时期,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京城里酒肆青楼鳞次栉比,娱乐会所星罗密布,文人雅士日夜流连其中,乐不思家。(这么好的传统为啥说丢就丢了?)

平时宴请聚会,主家招妓作陪几乎是标配,如果一桌全是大老爷们儿,就算是喝茅台,大家也会觉得喝的不尽兴。

当时,你要是没有几个妓女相好,在文艺圈,特别是诗坛,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青楼妓女是诗人重要的创作源泉之一。

在白居易一生所创作的3800首诗歌中,嫖妓诗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别总说《琵琶行》《长恨歌》,其实,白居易最拿手的是小黄文,当时叫淫词艳曲。

下面抄录的是白居易《江南喜逢萧九彻因话长安旧游戏赠五十韵》的片段,描写的是当年与狐朋狗友一起在长安大妓院娱乐时的场景,诗中对青楼的环境,妓女的服饰、歌舞,嫖客和妓女的亲昵场景等描写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一看就是源于生活。


以下文字请确认您已年满18周岁或在成人指导下阅读。(不喜欢古文的请快速划过)。

忆昔嬉游伴,多陪欢宴场。寓居同永乐,幽会共平康。
师子寻前曲,声儿出内坊。花深态奴宅,竹错得怜堂。
庭晚开红药,门闲荫绿杨。经过悉同巷,居处尽连墙。
时世高梳髻,风流澹作妆。戴花红石竹,帔晕紫槟榔。
鬓动悬蝉翼,钗垂小凤行。拂胸轻粉絮,暖手小香囊。
选胜移银烛,邀欢举玉觞。炉烟凝麝气,酒色注鹅黄。
急管停还奏,繁弦慢更张。雪飞回舞袖,尘起绕歌梁。
旧曲翻调笑,新声打义扬。名情推阿轨,巧语许秋娘。
风暖春将暮,星回夜未央。宴余添粉黛,坐久换衣裳。
结伴归深院,分头入洞房。彩帷开翡翠,罗荐拂鸳鸯。
留宿争牵袖,贪眠各占床。绿窗笼水影,红壁背灯光。
索镜收花钿,邀人解袷裆。暗娇妆靥笑,私语口脂香。
怕听钟声坐,羞明映缦藏。眉残蛾翠浅,鬟解绿云长。
聚散知无定,忧欢事不常。离筵开夕宴,别骑促晨装。
去住青门外,留连浐水傍。车行遥寄语,马驻共相望。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在唐代就是繁华之地,娱乐业尤其发达。白居易先后在两地任职,自然也留下了许多风流韵事。

话说白居易刚到杭州上任时,在绍兴任职的好基友元稹专程跑到杭州来找白居易喝酒。

不论诗歌创作还是个人生活,白居易与元稹都堪称黄金搭档,不二组合,所以被后世文坛并称为:元白

那一晚的酒宴是元稹做东,叫了西湖名妓商玲珑作陪。

道不尽红尘舍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东边我的美人儿,西边湖水流,来呀来个酒呀,不醉不罢休,愁事烦事别放心头。

二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色艺双绝的玲珑,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在酒精的作用下,双双为之倾倒。

毕竟是在杭州白居易的辖区,得近水楼台之利,酒宴过后,杭州刺史就成了名妓玲珑的坐上常客。

到后来,白居易几乎把玲珑给包养了,经常带着她出入各种场合。一时间,玲珑是白长官的人,圈里圈外尽人皆知。

可是回到绍兴的元稹色心不死,仍对玲珑念念不忘。终于有一天,不顾朋友妻不可欺的古训,居然瞒着白居易偷偷来到杭州,不惜重金引诱,把玲珑带回到自己的地盘绍兴玩了足足一个月才送回来。

这事儿要是搁别人身上非翻脸不可。

但老白表现得相当豁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裳,不但没有表现出一点儿生气的样子,事后还跟元稹一起交流心得体会,探讨动作技巧,取长补短,共同提高泡妞的技战术水平。

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嫖过娼。人生四大铁自此在江湖流传。

元白共嫖一妓的故事虽然在娱乐圈传为一段佳话,但元稹包月玲珑的事情还是令白居易耿耿于怀,只是当时碍于情面故作大度。

毕竟,白居易也曾勾引过元稹的女人,就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成都著名文艺女青年,一代名妓薛涛。

所以,白居易把所有怨气都暗暗记在了水性杨花的玲珑身上。

几年后,白居易调离杭州,不但没有带上玲珑一起走,反而过河拆桥,不念旧情,恶意吊销了商玲珑的官妓资格证和营业执照。

玲珑无奈,只得到绍兴投靠元稹。而此时元稹已另有新欢,对玲珑不予理睬。商玲珑生活难以为继,只得重操旧业做野妓。不久染病在身,奄奄一息。后来被一个姓谢的商人发现,于心不忍,出钱治好了她的病,并带她回到杭州。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

不久,西湖边一家主打西湖醋鱼的小酒馆开张,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生意很是兴隆。

每当夜深人静客人散尽的时候,人们经常会看到布衣素服模样俊俏的老板娘在湖边洗漱,有时她会怅然若失地盯着湖面许久不动,直到丈夫催促,才将洗脸水倒进西湖。

张爱玲说过:西湖,是前朝名妓的洗脸水。

你问西湖水偷走她的几分美,时光一去不再信誓旦旦留给谁?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往西湖倒洗脸水的平常女子,就是当年那个流连于白居易元稹两大文坛巨星床榻之间的女人。

这只是白居易嫖妓生涯中一段小小的插曲。

据说,与白居易有过交集的妓女超过百人,其作品中有大量赞美妓女的诗词,其中有名有姓的就有数十位。

樊素和小蛮是他最宠爱的两个。

史料记载:“白尚书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

白居易有诗云: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黛青描画眉,凝脂若雪肤。

今天我们夸姑娘长得好看,常说樱桃小口小蛮腰,有个成语叫:素口蛮腰,就来源于此。

这两位在杭州青楼从十五六岁便被白居易包养,一直到白居易晚年功能减退,体力不支,才将二人遣散。

临别赠诗:

两枝杨柳小楼中,嫋娜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

五年三月今朝尽,客散筵空掩独扉;病与乐天相共住,春同樊素一时归。

后世文豪苏东坡一度特别看不起白居易和元稹的诗,曾有“元轻白俗的说法。

到底有多俗?

来看下面这一首。

这是白居易在洛阳回味苏杭纸醉金迷生活的诗。

我第一次读到时竟有一种琼瑶言情剧歌词的感觉,但这真的是大诗人白居易的作品:

一片温来一片柔,不时常挂在心头。
痛苦舍去终难舍,病欲丢开不忍丢。
恋恋依依惟自系,甜甜美美实他钩。
诸君若问余心疾,却是相思不是愁。

这种肤浅的顺口溜,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苏东坡当然看不上眼。

但奇怪的是,后来苏轼却常以白居易自比,还酸溜溜地写过这样的诗句:“吾甚似乐天,但无素与蛮。”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因为随着对白前辈的了解越来越深,一生流连于青楼妓院的苏轼终于发现:原来我们他妈的是一路人!

晚年辞官定居洛阳后,年老体弱力不从心的白居易忽然对佛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吃斋念佛,号称:香山居士

好基友元稹去世后,白居易为其撰写墓志铭,元家很够意思,并没有当他是朋友帮忙,而是按照白居易当时的身价给了六十多万钱的稿费,白居易一分不剩全部捐给了龙门香山寺。

晚年的白居易终于不再日夜流连于欢场,除了念佛之外,经常与八个和他一样的离退休老干部一起聚在龙门香山喝酒写诗发牢骚,自称“九老会”。

只是在曲终人散空虚寂寞之时,偶尔还会想起自己在苏杭两地那些花天酒地的日子,以及西湖畔吴宫娱乐会所里那些妖艳的女子。

心潮澎湃,思绪难平,于是,提笔写下了那首著名的《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
吴酒一杯清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
何日复相逢? 

公元846年,白居易告别了自己深深热爱着的红灯区和娱乐事业,于洛阳龙门香山与世长辞,享年75岁。

这正是:

笔下也曾起波澜,民间疾苦,百姓冷暖,长恨歌肝肠寸断,琵琶声声落玉盘。

奈何最爱是青楼,素口蛮腰,酒色难留,忆江南情长气短,风流韵事写春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申博娱乐登入
    网站地图 申博直营现金网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游戏网站登入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游戏官网登入 太阳城会员登入
    太阳城申博 申博娱乐官网 太阳城网址 真钱百家乐
    申博138 申博太阳城登入 澳门赌场 ag娱乐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