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言 / 待分类 / 张华考上了清华大学,我成了一个木匠,我...

分享

   

张华考上了清华大学,我成了一个木匠,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2021-03-20  申博娱乐登入

近日,某招聘平台HR在回答求职者问题时,表示只招收二本以上的统招,称“考不上本科的都是智商有问题。”这一赤裸裸的学历歧视引发了网友的愤慨。

事实上,学历歧视当今仍不少见,究其原因,与“重学历教育、轻技能教育”脱不开关系。尽管人们都知道大学并非唯一的出路,可学历还是成了很多人眼中衡量成功的不二标准。相比之下,职业教育则成了学习不好、没有出路的人的次等选择。大学固然是一条康庄大道,但若将其奉为圭臬,极有可能导致家长和学生在规划未来职业时目光短浅,看不到别的出路。

01

职业教育成为“次等选择”

当大学被奉为通往成功的唯一途径时,职业教育似乎成了“次等”选择。父母们也可能会担心孩子走上这条路,尤其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

托伦·里斯曼从小就知道,他和兄弟们都应该上大学,并获得高等学位。作为一名放射科医生——一个需要上12年学才能得到的职业——他的父亲明确地告诉孩子们他的期望。“保持你的成绩,进入一所好的大学,获得一个好学位,”里斯曼回忆说。父亲的4个孩子中,有一个哥哥至今还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去学校学习牙科。里斯曼也试图实现这一期望。高中毕业后,他凭借良好的成绩进入了西弗吉尼亚大学,带着恐惧开始了大一的学习。

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里斯曼在一家定制橱柜公司工作。他每年都期待着磨练自己的木工技能,并以创造美丽的东西为乐。相比之下,学校并没有让他这般兴奋。大学第一年过后,他决定辍学,把木工作为自己追求的终身职业。

他说,这让父亲很失望,但里斯曼很坚定,成为了一名橱柜制造师。他说,父亲现在很自豪,也很支持他。但是,里斯曼最初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是否要为了追求自己的激情而打破家庭的期望——这也是许多年轻人在多变的就业市场中所面临的一个两难境地

本世纪以来,美国传统大学的入学率有所上升,从2000年的1320万名学生入学到2016年的1690万名学生。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这一数字增长了28%。与此同时,职业学校的招生人数也在上升,从1999年的960万学生上升到2014年的1600万。这种复苏是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职业教育下滑之后出现的。这种下滑造成了技工和工匠的短缺。

现在,许多工作需要专门的技术培训,而学历教育的课程通常过于宽泛,无法解决这些问题,这导致大学生在完成学业后还要面临“最后一英里难题”——也就是参加职业培训项目。Galvanize等项目旨在教授特定的软件和编码技能;Always Hired为毕业生提供“技术销售训练营”。制造业、基础设施和交通领域都将在未来几年内增长——而其中许多工作可能不需要四年制学位。

就业和教育市场的这种转变会让父母对孩子选择的职业道路感到不确定。父母对这些行业的了解和偏见往往会导致他们引导孩子远离这些项目。而现实证明,职业培训可能是通往稳定工作的一条更可靠的道路。

02

对职业教育的偏见

艾琳·丰克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在一个卡车司机、农民和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家庭中长大。她获得了教育硕士学位,并在二年级教了二十年书。她的丈夫凯莱布也是家里的第一代大学毕业生,先是上了贸易学校,1997年毕业。后来在经济大衰退后决定进一步完善自己的履历,就于2009年开始攻读学士学位,2016年完成学业。

丰克夫妇现在住在俄亥俄州的托莱多市,他们有一个16岁的儿子,是一名高中生,已经于2019年在职业学校就读。一想到儿子可能不会上传统的大学,艾琳和凯莱布就很担心。“在我们长大的地方,职业学校似乎是为那些没有'真正’学校上学的失败人士所保留的,所以我们并不完全确定让儿子上职业学校的决定是否正确,”艾琳说。

艾琳和凯莱布都经过奋斗,成为家中第一个获得大学学位的人。他们希望三个孩子也有同样的机会。在参观了Penta职业中心的视频制作设计课程后,他们看到了这个项目对儿子的吸引力。尽管他们最初有疑虑,但更多了解了这个项目、看到儿子的兴奋后,他们还是支持儿子的决定。

但在丰克夫妇的生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这个决定。艾琳说,她最近遇到一位朋友,“我们叙旧的时候,提到我的长子决定去城里的职业技术学校发展。她的第一反应是,'哦,他在学校学习有困难吗?’我在谈论这件事时发现,人们往往认为只有在传统学校学习遇到问题时,你才会去职业技术学校。丰克夫妇的儿子GPA为3.95,他只是对Penta职业中心的项目更感兴趣。“他只是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妈妈说。

刚开始对职业技术教育抱有偏见的并非只有丰克夫妇一家。即使面对这些职业技术学校的积极就业前景,负面态度和误解依然存在。“职业教育被看作第二种选择,是次等的。我们真的需要改变人们对职业技术教育的看法。”圣地亚哥地区一所社区学院的院长帕特丽夏·谢在2017年美国社区学院协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时说。

03

大学并非唯一的康庄大道

欧洲国家将许多学生的职业培训放在首位,有一半的中学生(相当于美国高中生)参加了职业课程。在美国,自1944年GI法案通过后,大学就被推到了职业教育地位之上。几十年来,这种人人都能上大学的说法一直被视作通往成功和稳定的康庄大道;对于那些选择另一条道路的孩子们,家长们则免不了担心。

丹尼斯·德斯利普和艾莉森·基布勒都是富兰克林马歇尔学院的大学教授,他们的儿子约翰却在高中毕业后选择就读于萨迪厄斯-史蒂文斯技术学院,学习砖瓦工课程。儿子的选择对这对教授夫妇的冲击着实不小,却也带来了他们的心态转变。这是一所两年制认证的技术学校,这对夫妇说,约翰一直对用手工很感兴趣,诸如建造、创造和修理,这些都是他的教授父母所不擅长的。

德斯利普解释说:“作为教授家长,我们和约翰之间的一个差距是,我们并不像理解文科学院或大学那样真正理解职业技术学校的运作方式。我们没有太多的建议。起初,我们需要明确一下到底什么是砖瓦工。比如说,它是否包括浇筑混凝土?”德斯利普的祖父是一名画家,基布勒的祖父是一名木工,但他们的四位父母中有三位是大学毕业生。“人们一直以来认为,下一代上了大学就脱离了'手工劳作’的,”基布勒思考着,“也许在我们这个时代,试图通过教育摆脱手工劳动是没有意义的?”

“大学无用论”是许多职业学校用来吸引学生的噱头。他们声称,大学之所以无意义,是因为许多美国年轻人为了追逐令人垂涎的学士学位而不得不承担巨额学生贷款。根据美联储的数据,截至2018年,有1.5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尚未偿还。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每10个30岁以下的成年人中就有4个有学生贷款债务。硕士和博士学位往往会导致更多的债务。

挣钱的潜力并不总是能抵消这些贷款的成本,只有三分之二拥有学位的人认为,这些债务相对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来说是值得的。职业和技术教育的成本往往比传统的四年制学位低得多。

对于玛莎·兰迪斯来说,职业教育的稳定性很有吸引力。她和她的家具师丈夫以及两个孩子住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外。兰迪斯拥有文科学院的四年制学位,她在华盛顿特区生活时遇到了她的丈夫。当时的她就发现丈夫与约会遇到的其他男性与众不同,令人耳目一新。“他可以用双手工作、创造,”她说,“他不自命不凡,不被学位至上的概念所束缚。而且他在结婚时没有负债,还有一门有销路的手艺,这让我们的家庭受益匪浅。”她说,她看到很多朋友因为债务而沉沦,如果他们的孩子想要像父亲一样从事一技之长,她会支持他们。

在美国,几代人都把大学描绘成通向成功的康庄大道,这对很多人来说确实如此。很多大学毕业的人比没有毕业的人赚的钱更多。但是,这种说法的僵化可能导致家长和学生在规划未来职业时目光短浅。诚然,许多大学毕业生赚的钱更多——但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能完成学位。对于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说,这个数字低至10%。如果学生没有得到资金等方面的支持,那么即便是一直以来备受追捧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不能保证他们稳定的未来。如果学生能尽早接触到职业培训,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围绕职业教育的羞耻感,学生和家长也能看到更多通往成功未来的康庄大道。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education/archive/2019/03/choosing-trade-school-over-college/584275/

原作者:Meg St-Esprit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申博娱乐登入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平台 真钱百家乐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登入网址
    www.tyc88.com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申博代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址
    澳门银河赌场 太阳城网址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太阳城注册 百家乐真人游戏 咪牌百家乐
    申博直营网 老虎机游戏 澳门赌场 申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