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刊 / 待分类 /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分享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2021-03-23  申博娱乐登入

    连续直播24个小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想不出来。

    我也很难想象,这体验,竟来自于一个71岁的爷爷。

    晚上七点开始直播,凌晨下播。

    这是一个河南农村七旬老汉的直播日常。

    赵德文长了一张写满岁月沟壑的脸。

    他直播的背景,是村屋里一道不知是因为年久失修,还是潮湿而斑驳的破墙。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抖音

    在一堆零食的簇拥中,他操着一口大多数人听不太懂的浓重河南方言,机械地背诵着句子,并在结束后向观众摆动两次双手,周而复始。

    “大家好,喜欢吃零食的,欢迎下个单。有黄桃罐头,山药片,有咖啡,巧克力,有口罩,有牛奶,好多好多,谢谢大家支持,非常好吃,谢谢大家,价格优惠。”

    赵德文的抖音账号下,短视频并不多,几乎都是平铺直叙他长时间直播工作带货的视频。

    这些视频制作得有些粗糙。

    统一配上了:

    「震惊!震惊!河南71岁老农民通宵直播24小时到天亮,0观看0出单」

    「71岁老农民为了生活努力每天直播到凌晨」

    .......

    等画风一致的文案和一些悲伤的音乐,镜头则直接怼在了老人的脸上。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通过账号的简介和视频下他回复网友的一些评论,我们可知,赵德文家有五口人,包括赵德文在内,家中只有两个劳动力。

    经常出镜的,还有赵德文的小孙女。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据说赵德文识字,但却不会使用手机。

    也是因此,许多人对老人是否自愿直播的问题,产生了怀疑。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她姐连续几天跟了老人的直播间。

    老人每天一遍一遍重复着同样的话语和动作,介绍着一模一样的商品。

    毫无音调起伏的声音和近乎静止的画面,让人感到了一丝诡异。

    在老人账号的简介上,明晃晃地写着:「是家乡的大学生帮助扶贫,不是被强迫,我也要生活。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而在每一条视频下,都有一条作者的留言:

    「你们好,我是有村里大学生帮我扶贫的。」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直播间的评论区,时不时地闪出「让爷爷休息吧」「爷爷,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等声音。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还有人,试图得到爷爷的更多信息。

    而直播中的爷爷和背后的运营人员,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大家。

    赵德文的真实家境如何?

    他确实是当地大学生帮忙扶贫才开始做的直播么?

    家乡在哪儿?

    通宵直播赚来的钱,有没有去改善爷爷和家人的生活?

    我们无从考证。

    但在观看过程中,她姐确实发现了很多疑点。

    比如在老人的直播间中,卖的,不是当地的农产品,而是一些不同品牌的小零食。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一位农村老人,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是怎么接触到直播行业,又是怎么找到了各种供货商的渠道,我们不得而知。

    而账号所说的,老人的直播是村里的大学生帮忙扶贫的说法,也有点立不住。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一般当地的扶贫项目,都会被当地政府大力支持积极推广宣传。

    反观这个账号,不但对于网友关心老人,询问老人家乡在哪儿的问题不回应,还在为老人不断地换号、改名。(曾用名:七旬大爷赵大文,七十一岁河南老汉赵德文,现已改名为赵老汉百货超市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老人的账号自一月开始运营,但,脏、乱、差的生活环境,和老人的穿着,都没有丝毫变化。

    这扶贫,扶在哪里了?

    如果真有这些来扶贫的大学生的话,他们在「扶贫」上的作为是有限的,但,在如何控评,如何做视频上,却表现得尤为专业。

    她姐连续看了几天直播间,直播间的在线人数一直不少,在大几百到千人之间,还不间断有人下单,打赏。

    但最新更新的视频内容上,还打着「即便直播人在(再)少,也努力认真欢迎(大家)」的文案。

    直播间常有一伙人在评论区反复刷着一样的评论: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一些人引导网友点赞提高直播间的热度,一些人引导大家购买商品,一些人站出来堵住大家的质疑声

    一位网友因为在评论区回复让老人早点休息,不要播了,被迅速拉黑踢出了直播间。

    还有一位网友问:「老人家的孩子们呢?」

    评价区一位经常在直播间回怼大家的女士立刻怼了上面的网友:「不是让你看主页,你听不懂?」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点开这批控评的人的头像,我发现,这些人的定位地点都在广东阳江。而老人的口音是河南焦作口音,视频被抖音自动划分到了河南。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这两天,因为评论区质疑老人被利用,被强迫直播的声音越来越多,所以老人直播结束的时间,被提前到了晚上11点前后。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那天老人最后重复了几遍:「谢谢大家,我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我。」的时候。

    我在耳机里听见了直播间那边收音到的纸页翻动的声音。

    声音离手机很近,很清晰。

    然后老人说了两遍:「小朋友们,再见。」就匆忙下播。

    等我回过神来,直播间的画面被切换为黑色背景上写着「直播已结束」的画面。手机屏幕映出了我的脸。

    那一瞬间我却仿佛看到了,在那支直播的手机上方,老人的对面,有一双举着指令的手。

    这样的账号不止一个。

    抖音上,有无数个被网友留言「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的老人。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闫奶奶的快乐生活

    长时间超14小时直播引起网友注意,因疑似被绑架遭大量用户举报后账号被禁

    她姐私聊了一些在直播间里对老人进行深夜直播表示抗议的网友。

    她们给我发了几个ID。

    这些老人的主页介绍,视频内容,直播间的背景和布局,仿佛复制粘贴一般。

    视频配的文案,三言两语,就勾勒出一个淳朴、善良、家境贫困的底层人民的形象。

    再利用通宵直播的噱头,让大家难免对老人产生心疼,从而下单。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她姐希望,账号背后的运营者,真的是当地扶贫相关的工作人员。

    若真如网友们猜测的那样,不过是网红经纪公司包装出来的流水线中的一个形象。

    那这满屏的底层人民逆袭、老年人努力奋斗养家糊口的「正能量」的字缝间,可真是渗出了恶心人的血腥味儿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如果,老人们是被蒙着眼睛,浑浑噩噩地架上了直播间,成为了自媒体时代的牺牲品。

    那么另一群人,则是主动把头伸到了铡刀之下。

    前段时间,年仅29岁的吃播网红泡泡龙,在拍摄完一条反诈骗公益视频后,在家中休息时去世。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很多网友痛惜之余,又表示道:「泡泡龙的去世是个悲剧,但绝不是个意外。」

    泡泡龙去世前,团队账号的粉丝已破千万。自己的账号也已有200万+粉丝。

    他的视频里,自助餐厅探店的内容居多。

    让自助餐老板闻风丧胆,吃遍不怕死的商家.......泡泡龙的视频,永远是大快朵颐的酣畅画面。

    他曾和搭档创下一顿吃下100盘肉、10盘虾的记录。满屏重油重盐的大鱼大肉,刺激着人们的感官。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有人因此称他为「自助餐杀手」,还有人给他留言,邀请他来自己的家乡,给当地的自助餐厅老板「上上课」。

    连续两年化身「没有暂停键的干饭机器」,泡泡龙上涨了不少粉丝。

    但上涨的不止是粉丝,还有泡泡龙的体重。

    就在做吃播的两年间,本身体重就不算轻的泡泡龙,体重超过了320斤,直接把体重秤压废了。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虽然,大部分人都只是看个乐呵,但也有不少人,早就对大胃王的健康问题,有所察觉。

    在泡泡龙视频的评论区,早就有人提醒过泡泡龙:别吃了,再吃命就要没了。

    身体上的不适,我想他自己不会不清楚。

    毕竟,泡泡龙的「三高」,已经写满了脸上。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有人分析过,他脸侧长出的黑斑,代表他的激素和胰岛素代谢已经有了严重的问题。

    发青的脸色、年纪轻轻就稀疏的头发的迹象,也是脂肪肝的表现。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很久之前开始,就有人建议他早日去往医院看医生,减脂减肥。

    而泡泡龙最近的几个视频,也有一些眼尖的人发现,泡泡龙不再那么能吃了。

    他也许吃不动了。

    对于泡泡龙来说,不吃,就意味着,吃播事业的停滞,甚至终结。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泡泡龙自小体弱多病,因为吃药带来的副作用,他的身形比普通人大得多。

    形象不好,他最终只能做一个外卖员。每天早出晚归,一个月辛辛苦苦也就挣个千八百。

    那时的他整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吃饭睡觉。他常受人冷眼,也没什么朋友。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泡泡龙20年8月在微博上的自述

    因为一顿吃饭的视频意外爆火之后,他成了泡泡龙。

    流量带给了他财富,也给了他得以被看到,被回应,被需要的机会。

    短视频的繁荣,给了泡泡龙一个生活的支点,也给过很多吃播博主以希望。

    一旦拥有流量,就能收获海量的金钱。网传大胃王届的顶流,每年可以轻松赚得百万甚至千万的收入。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七宗罪》

    但我们都明白,长期的暴饮暴食,势必会毁坏一个人的健康。

    泡泡龙不是第一个去世在工作岗位上的吃播博主了。

    去年6月,每餐必吃肉的吃播主播王先生,在直播前,突发脑溢血去世。

    今年年初,年仅19岁的吃播主播孙艺轩,脑出血死亡......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猝死,是每个长期暴饮暴食的吃播博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这不仅仅是发生在他们某一个人,乃至一类人身上发生的事。

    这是整个时代的一种悲哀。

    通宵、熬夜直播的老人越累,越惨,越在就大家都休息的夜间口齿不清地「背诵」那些商品的名字,越有人于心不忍,购买商品,刷礼物打赏。

    于是恶性循环,直播越播越晚。

    而大胃王们,也不断刷新着人类近视的上限。长此以往,吃播主播们要么用催吐、假吃这种方法做戏,要么,就是以自己的健康为代价,以求博人眼球。

    有人因流量而死,有人找到了和流量共生的方法。

    2011年,因为嘹亮的歌声一炮而红的大衣哥,随着直播和小视频时代的到来,再次「翻红」。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村民们意外发现,无意间拍下的大衣哥的短视频发到网上,就有人点赞,能积攒粉丝换流量,还能直接变现。

    此后,每天,大衣哥的家里都会被准备用直播他的生活换取流量的人团团围住。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澎湃新闻温度计

    他们早上一起来,就蹲在朱家的大门口。

    门开了,一窝蜂冲进去抢一个好位置。大衣哥闭门不出时,还有人直接踹开大门。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几年来,朱之文从刚开始的不胜其扰转变为,渐渐找到了和这些人相处的模式。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经常去拍朱之文的一些「粉丝」,会注意自己不要打扰朱之文的作息,不去触碰朱之文的「底线」。

    当有远道而来的「粉丝」出现做出过激的举动时,他们还会劝说对方不要这么做。

    但即便如此,在这个「吸人眼球就是财富密码」的时代,哗众取宠,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赚钱捷径。

    最近,河南一男子高举牌子扬言要拜师大衣哥。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没敲开大衣哥大门的男子,于是称大衣哥欺骗自己两年多的感情,当着众人的面,以铁锤猛砸大衣哥的家门。

    这位男士最终被拘留。有趣的是,这位试图拜师朱之文的男子,还曾试图拜师过「拉面哥」,向他学习拉面的手艺。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拉面哥的走红,是今年2月份的一场意外。

    一位网友在山东农村赶集场景时,无意中拍到了拉面哥的小摊。

    30秒,拉面哥就拉出了一碗面。一大碗份量扎实的拉面,他只卖3元钱。

    他说,自己的拉面,15年从来没涨过价,一直是3元钱。

    面对博主问他为什么不涨的话,他憨憨地笑:“等老百姓都有钱了,我再涨。”

    淳朴、憨厚的拉面哥火了。

    但,网友们也如鬣狗般闻到了流量味儿,从各地涌来,堵住了拉面哥的拉面摊儿。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每天还没出摊,他的摊位上,就已经挤满了乌泱泱的前来直播的人。

    在他摊位前直播的,至少挤了二三百人,多的时候,五百也是有的。

    有的人,直接不让拉面哥干活,对着镜头大喊着:“老铁们点点关注,给个打赏啊!”

    还有人,挂上了「卖身葬父」的招牌,各种装疯扮丑,博人眼球。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这些人如附骨之蛆,啃噬着拉面哥每一寸能变现的骨头。

    连正常生活都不能维持的拉面哥, 不知有没有因此对人性,产生什么新的认识。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曾经代表着草根的大衣哥,最后成和流量共生,成为了流量经济中的一部分。而用淳朴善良打动人心的拉面哥,最终见识了人们为蹭取流量无下限的黑暗一面。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你会怎么做》

    有人说,这是平台监管不力的原因。

    但她姐看到的是,无论国家和平台如何限制,都避免不了,下一个审丑、猎奇、无下限的风向。

    说到底,直播的乱象,其实是在迎合大众内心的恶。

    那些无意识的恶。

    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打开手机的时候,不只是在镜头前,观看一场场演出,而是出演了这个供需链的一环时,观众退场,这场「买卖」才会结束。

    我们要做的,也许是,再不去点开任何一个类似的视频。

    不提供流量,不点赞,不刷礼物,参与这场「吃人」的狂欢。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我不知道,你我能不能改变:「金钱是万能的。有钱,就可以操纵一切」的黑暗咒语。

    但至少,我不想看到有人为资本所害时,这其中,也有我逃不开的责任。

    愿这世界不再有下一个被资本和流量裹挟的「网红」,也没有人,无意间成为资本和流量洪流中那个看似无罪的分母。

    每点一次赞,都把他向「死亡」推了一点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申博娱乐登入
    网站地图 申博代理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娱乐开户
    菲律宾申博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电子游戏 www.704.com
    申博现金网址 ag真人娱乐 申博游戏登入 捕鱼游戏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手机版 申博游戏登入
    百家乐真人游戏 太阳城集团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