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星光 / 待分类 / 刚刚噩耗传来:巨星陨落!遗憾今天以这种...

分享

   

刚刚噩耗传来:巨星陨落!遗憾今天以这种方式认识您......

2021-03-23  申博娱乐登入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还记得这位抱着维尼熊的老爷爷吗?
    他面容慈祥,
    带着鼻饲管,坐在轮椅上。


    因为总是抱着维尼小熊,
    护士们都叫他“维尼爷爷”。
    可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
    他的真实身份竟是国家最高机密,
    足足隐藏了几十年!

    他,叫彭士禄,
    然而就在刚刚,
    一个沉痛消息传来......
    对不起,今天我们以这种方式认识您!


    1925年11月18日,
    彭士禄出生在广东省汕尾市。
    他的父亲,
    是赫赫有名的革命战士彭湃
    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
    彭湃本出身地主家庭,
    却“背叛”了自己的阶级,
    成为“农民运动第一个战士”,
    彭湃真正意义上建立了,
    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中国第一个农村苏维埃政权。

    彭湃

    彭士禄的母亲蔡素屏
    中共苏维埃妇女主席,
    因为领导农民运动,不幸被捕......
    1928年,
    蔡素屏被大麻绳五花大绑,
    背上插着标签,
    神态自若走向刑场,
    一路高呼“农会万岁”,“共产党万岁”,
    在敌人的枪口下,
    蔡素屏视死如归,壮烈牺牲......

    蔡素屏

    失去母亲那一年,彭士禄年仅3岁,

    第二年,

    父亲彭湃又不幸在被捕,

    生命的最后时刻,
    彭湃高唱《国际歌》,慷慨赴死。
    彭家,满门忠烈:
    为了革命,
    彭湃的三哥彭汉垣、七弟彭述、
    侄儿彭陆相继牺牲......
    彭家共有六位英雄献出生命!
    成为孤儿那年,彭士禄年仅4岁……
    奶奶带着他在一个漆黑的夜里逃难。
    后来为躲避国民党“斩草除根”,
    他被先后送到20多户百姓家里寄养。


    他才4岁,
    就成了全国悬赏搜捕的“通缉犯”。
    不幸的是,
    他还是被国民党抓进了监狱,
    受尽折磨,
    他们逼问养育他的两个“妈妈”:
    “他是不是彭湃的儿子!”
    两个“妈妈”直到被活活打死,
    都没有承认......

    在狱友的掩护下,
    差点被饿死的彭士禄逃出了监狱,
    不到10岁的他一路乞讨。
    第二年又不幸被抓,
    好在这一次,奶奶辗转打听,
    终于将他救了出来。

    1940年,
    当周恩来派人找到15岁的彭士禄,
    一句“孩子啊,终于找到你了!
    你爸爸是我的好朋友!”
    让颠沛流离的彭士禄,
    总算结束了东躲西藏的日子。


    周恩来摸着他的头说:
    “要继承你爸爸的遗志,
    好好学习,努力工作。”
    彭士禄后来饱含深情地说,

    “坎坷的童年经历,

    磨练了我不怕困难艰险的性格,

    我对人民永远感激,

    无论我怎样努力,

    都感到不足以回报他们,

    给予我的恩情。”


    吃百家饭长大的彭士禄,
    忘不了父母为革命的牺牲,
    忘不了几十位“母亲”对他的抚养,

    更忘不了“妈妈们”,

    是如何用她们的命,救了他的命......

    这些都让彭士禄,
    坚定了“愿将此生长报国”的信念!


    1951年,
    彭士禄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试,
    获得留学苏联名额,
    前往喀山化工学院化工机械系学习。
    也是这一年,
    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个巨大的“黑色水怪”潜入太平洋,

    游过墨西哥,

    来到南美洲,再横穿大西洋,

    最后回到美国东海岸,

    而这一切所消耗的全部动力,

    仅仅是来自一块高尔夫球大小的铀燃料!

    “大水怪”的消息一经公布,举世轰动,

    这就是原子弹之后,

    再度让世界震惊的,

    美国核潜艇“鹦鹉螺”号,

    而推动这个庞然大物潜行的,

    就是尖端技术:

    原子能核动力。

    世界进入了“潜海”时代,

    中国迫切希望能有一批,

    未来能研发“核潜艇”的专业人才。

    1956年,陈赓大将到苏联访问,

    彭士禄,

    被密召到中国驻苏大使馆。

    陈赓问他:“中央已决定选一批留学生,

    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

    你愿意改行吗?”

    彭士禄回答:

    “只要祖国需要,我当然愿意。”

    改行的日子每一天都好像在“打仗”,

    “我们从未在晚上12点以前就寝过,

    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一头扎进去,

    就像沙漠中的行人看见了湖泊那样。”

    而当他带着满腔报国热血回国后,

    竟悄无声息“消失”了......

    1956年,彭士禄(前排右一)在莫斯科动力学院核动力专业进修深造

    1959年,毛泽东访苏,

    提出中国也想要研制核潜艇,

    希望苏联提供一些技术支持。

    没想到赫鲁晓夫傲慢地回应:
    “你们中国搞不出来,只要我们苏联有了,
    大家建立联合舰队就可以了。”
    苏联甚至提出,
    在中国建设供苏联潜艇停靠的基地!

    毛泽东顿时勃然大怒,厉喝:
    “过去外国人占领我国多年,
    今天乃至以后,
    中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
    为了自己目的使用我国领土!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然而,
    当时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想要造核潜艇,
    简直比登天还难!
    缺乏图纸资料,无权威专家,
    甚至核潜艇长什么样,
    大家都没有见过!
    我们急需一批拓荒者,
    刚刚回国的彭士禄,
    成为了要走这条“登天之路”的其中一员,
    加入这项国家机密,
    意味着一生的隐姓埋名,
    彭士禄,
    一踏上祖国土地,就“消失” 了。

    1962年2月,彭士禄作为核心人员,
    开始主持潜艇核动力装置的论证,
    和主要设备的前期开发。
    他仅有的参考资料,
    是两张模糊不清的外国核潜艇图片,
    还有一个从美国商店,
    买回来的儿童核潜艇模型玩具。

    而真实的核潜艇技术极为复杂,
    全艇设备、
    仪器仪表等多达2600多项,
    5万台器件
    电缆总长近百千米,管道总长30余千米。
    作为核潜艇心脏的动力装置,
    反应堆的研制,
    更是像“神话”一样可望不可及。

    这条筚路蓝缕的路,

    彭士禄带头上了。

    1967年,
    他被任命为核潜艇陆上模式堆,
    基地副总工程师,
    后被正式任命为
    中国核潜艇工程第一任总工程师。

    彭士禄说:“那时候,条件艰苦啊,

    我们后来都能够干出来,不容易!”

    最开始,

    好不容易找到的外文资料全都是英语,

    可研发人员几乎都不会英语。

    彭士禄组织了集体英语学习。

    大家从早晨5点多钟起床就背英语单词,

    甚至上厕所也背,

    夜深了也要背上几遍单词才睡。

    这样边学英语,

    边看与各自专业有关的英文资料,

    经过两年努力,

    核潜艇研发全室,

    基本上过了英语阅读关,

    并且摸清了国外核电站、

    核动力装置的基本情况。

    研发走的每一步都是十分艰难,

    一个螺丝钉,大家都要研究匹配半天。

    生活条件也苦到难以想象,

    彭士禄说:“那时候,交通不便,

    我们吃住都在工地上。

    环境嘛,阴暗潮湿、毒蛇蚊虫肆虐,

    每天起来,浑身的包,

    抓破了就流脓......

    我们是吃着窝窝头搞科研的,

    连窝窝头都吃不上时,

    就挖野菜和白菜根吃,

    没有电脑,仅有一台手摇计算机,

    大家就拉计算尺、打算盘,

    那么多的数据都是靠这些工具,

    没日没夜地算出来的。”

    85岁的设计专家张敬才回忆,

    当年经常看到,

    彭士禄深夜里穿着大裤衩,

    汗流浃背在办公室里加班演算的样子。

    “彭士禄是总师嘛,

    可他那个人哪有一点大领导的样子?

    当副部级干部回四川基地,

    就跟回老家一样,

    和后勤职工老朋友随便家里搞两个菜,

    坐家里喝酒。”

    张敬才说,

    “所有的组件工序他都熟,

    沿着所有组件,

    他可以从堆芯一直推算到螺旋桨!”

    数年的付出,

    彭士禄带着一群“门外汉”,

    逐渐掌握了核动力装置原理及各系统、

    各专业间的内在关系。

    中国,悄无声息地,

    站到了核动力科学研究的前沿!

    他是全体研发人员的“主心骨”,

    还有个绰号,
    是“彭大胆”“彭拍板”。

    因为在潜艇核动力装置设备开发前期,

    许多人对核动力知识几乎为零,

    在某个问题上,

    时不时爆发激烈的争吵,

    每次彭士禄都对研究人员说,

    “不要吵,做实验,用实验结果说话,

    根据实验结果,

    我来签字,我负责!”

    敢这样“大胆”拍板,
    彭士禄并非有勇无谋,
    而是早就做到了胸中有数。
    他说:“成功的实验背后有个秘诀,
    就是一定要用数据说话。”

    张敬才和黄士鉴等老专家说:
    “他不是盲目拍板,
    往往第一句话就问'实验数据呢?
    你们瞒不了我,我是要自己算的!’,
    然后摸出随身的计算尺和公式,
    现场就算。”
    大国重器,至关重要,
    非学识渊博者不能拍板,
    非胸怀坦荡者不能拍板!

    彭士禄工作用过的计算尺


    1970年,由彭士禄领军建造的,

    1:1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启动试验,

    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

    相应的反应堆功率达99%,

    指挥长眼含热泪宣布:

    核动力装置的最后瓶颈,

    终于得到突破了!

    大家欣喜若狂,都准备小小庆祝一下,

    却发现不见了彭士禄,

    他正闷头睡大觉呢。

    为了这一刻,

    他已经连续五天五夜没睡觉了......

    而就在核潜艇进行最后调试工作时,
    突如其来的剧烈胃疼,
    让彭士禄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他捂着肚子缓缓蹲下........
    医生诊断为急性胃穿孔,
    这一次手术,
    彭士禄的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三,
    他才49岁,
    过度的操劳,消耗了他的健康。
    可他说:“我喜欢这个工作,
    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大国重器,拿命铸之。

    1970年底,

    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

    第二年,我国第一艘核潜艇,

    首次以核动力驶向试验海区。

    1974年8月1日,

    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加入海军战斗序列。

    中央军委发布命令,

    命名其为“长征”一号!


    至此,中国成为继美英后,

    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当年,毛主席说: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而彭士禄的带领下,

    中国仅用十三年,

    就走完了美苏用二三十年,

    才走完的核潜艇研制之路,

    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

    而核潜艇下水的那个夜晚,

    庆功宴上彭士禄足足干了一斤白酒,

    这位当年回国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头发几乎全都白了......

    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四位总设计师左起:赵仁恺、彭士禄、黄纬禄、黄旭华

    第一代核潜艇成了,
    但对彭士禄来说,报国之路永无止境。
    是他,
    力推我国第一座核电站建设;
    是他,
    负责我国第一座百万千瓦级核电站:
    大亚湾核电站总体设计工作;
    还是他,
    1988年,
    组织建造我国第一座商用大型核电站:
    秦山二期,
    成功实现了我国核电由原型堆,
    到商用堆的重大跨越!


    多年来,彭士禄被誉为,
    我国核动力领域开拓者和垦荒牛。
    然而他,
    从来不计较名利得失,
    也从不提出个人要求。
    1978年,当他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时,
    他正在工地上,有人通知他去领奖,
    他根本不知自己是受奖者,
    还惊讶地说:我也可以得奖?


    身为核潜艇总设计师,
    他可谓居功厥伟,
    身为核电站奠基者,
    他可谓肩负重担。
    这样一位“大国巨星”,
    他配得上国家给的任何奖励,
    然而别人的房子是越调越大,
    他却把大房子让给别人,
    自己搬到老旧的单元房里。
    无论他当了“总师”还是“部长”,
    他始终住在这里!

    家具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了.......


    他总说:国家给我的太多了。
    其实我这一辈子就干了两件事:
    一是造核潜艇,二是建核电站。

    2017年,92岁的彭士禄,
    和另一位核潜艇总师91岁的黄旭华,
    共同获得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
    最高奖项“科学与技术成就奖”。
    尽管两位老人都不承认
    自己是“中国核潜艇之父”,
    但网友们还是很好奇,
    甚至在网上提问,
    二老到底谁才是“中国核潜艇之父”?


    彭士禄比黄旭华年长3个月,
    彭老是我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
    黄老是第二任总设计师,
    张金麟,则是第三任核潜艇总设计师。
    对于谁才是“中国核潜艇之父”的问题,
    彭老说:“中国的核潜艇事业,
    不是一个人两人所能及的,
    是全体参演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
    我们有一个群体,
    名字叫核潜艇人!”


    2016年9月2日,世纪级别的会面,
    核潜艇三位巨头,
    91岁的彭士禄,
    90岁的黄旭华,
    80岁的张金麟再次相聚。
    这个时候,彭老住院了,
    黄老和张老带着鲜花,
    祝福彭老像花儿一样身体好!

    2017年,
    彭士禄收到了一个特殊的礼物,
    印有中国海军核潜艇部队的帽子,
    老人家爱不释手,常常戴着。


    2018年,
    黄老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他带着鼻饲管,坐在轮椅上

    人生的最后时光,他完全无法进食,

    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

    尽管如此,

    他在和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干部通话时,

    仍时刻不忘关心核动力事业新进展。

    彭老说:

    “我是属牛的,许多朋友称我为老黄牛,

    送我的礼品中,就有些牛。

    其中,有一头垦荒牛,

    他们说这是对我的写照。

    我确实也最喜欢这头垦荒牛,

    我觉得我一生做的工作,

    虽沧海一滴,

    但就是要为人民做贡献,

    去耕耘、开荒、铺路。”



    2021年3月22日,沉痛消息传来,
    一代巨星,
    我国核潜艇事业的奠基者:
    彭士禄,
    静默地,永远地离我们而去,
    享年96岁,
    牛年出生,牛年离去,
    冥冥之中一个轮回。

    中国核潜艇三巨头,从此走散了.......

    然而,
    如此一位国家巨星的陨落,
    在网上竟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他为了这个国家,为了我们所有人,
    隐姓埋名了一辈子,
    这一生燃尽心力,
    举国竟然无人知!

    基辛格曾说:
    “中国人,
    总是被他们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可是没想到,
    有一天当我们的守护者走了,
    我们却无动于衷!

    时代惊涛骇浪,

    他埋下头,甘心做沉默的砥柱;

    一穷二白的年代,

    他挺起胸,成为国家最大的财富。

    他正如深海中的潜艇,

    无声但有无穷的力量,

    正是因为有他,

    中国才能在世界挺起胸膛!

    今日,

    沉痛送别大国脊梁彭士禄,

    您的故事,

    将永远铭刻在中华民族史册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申博娱乐登入
    网站地图 盛618网址 ag真人百家乐 澳门大三巴赌场 申博游戏网址
    电子游戏 太阳城在线注册登入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娱乐登入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代理 申博手机版
    申博app下载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百家乐 申博138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